apurpleisland

不断豁然开朗

豁然开朗(五)

11:17am

        “孩子们我回来啦!!”尹智圣抑制不住心中久别重逢的激动,拉开了餐馆包厢的门。

        ……

        “哦,哥。”隔了半晌,裴珍映终于从手机上收回目光,抬起头象征性地表示了对尹智圣的欢迎。而金在奂和河成云还沉浸在李大辉新谱的曲子上,李大辉坐在两人中间,紧张而又暗含期待地等待两人的评价。尹智圣默默在心中翻了个白眼,“你们这群小兔崽子……”“哥干嘛不进去?堵门口好玩啊!”话没说完,身后边突然冒出这么一声,吓得尹智圣将手中还剩一半多的奶茶挤了满手。回首一看,直接气不打一处来,“朴佑镇!!你个不省心的给我滚过来!”一边说一边用手拧那兔崽子的耳朵。“诶诶诶……哥,疼疼疼……!”“这会儿才知道疼!”

        “这是在欢迎我么?”两人回头,巨婴忙内一年不见又高了许多,这会儿正睁着大大的眼睛,微微附身,好一个好奇宝宝的样子,让刚才还相爱相杀的两人一瞬间同仇敌忾起来,“你吃化肥呐长这么高!!”屋内四人闻言同时笑起来,一年未见的些微生疏感都在一瞬间烟消云散,气氛霎时活跃起来。几人谈天论地,将过去一年自己的经历互相述说,像是在弥补对方缺席自己时光的遗憾,直到有人谈起了昨夜朴志训和邕圣祐获奖的事情,忙内仍然是当初那个志训傻瓜,忙连声询问志训哥怎么还没到,用sns催了好几道。尹智圣看在眼里不免好笑,“你志训哥被姜丹尼尔那傻狗拖着呢,不管他两,我们先点着……诶?怎么圣祐和旼泫还没到?珍映你给旼泫说清楚了吗?不应该啊,旼泫一向守时,约的十一点,现在都要十二点了。听钟炫说旼泫是在圣祐那啊……这两人咋回事,电话也打不通……”在尹智圣一长串碎碎念中无法插话的被询问的裴珍映=_=

        “智圣哥!有没有想我(ฅ>ω<*ฅ)”

       尹智圣下意识接住扑来的朴志训,“诶呦我的小祖宗!我哪能不想你啊……你先起来,我说话气上不来……”话毕,尹智圣明显感到怀中一轻,呼吸瞬间轻松不少,然后胸口便挨了金刚芭比实打实的一拳,“噗——”尹智圣亡。房间霎时哄堂大笑。

       在忙内和粉肠团力量担当不顾姜丹尼尔眼色将朴志训拉到两人中间坐下后,姜丹尼尔也无奈地坐到尹智圣旁边,一脸哀怨惹得尹智圣不满极了,“你这臭小子!我没嫌弃你就不错了,你还敢嫌弃我?找打吧你!”于是顺理成章地将被朴志训打的怨气加倍出到姜丹尼尔身上。小祖宗我惹不起,你这我从小看大的萨摩耶我还打不得吗?尹智圣在心里偷乐。

        “诶,圣祐哥和旼泫哥还没有来吗?”坐下才发现少了两个人,姜丹尼尔侧头询问尹智圣。朴志训闻言也向尹智圣看去,“是有什么事不能来吗?”一边这么问到,一边在脑中回忆昨夜的对话,一时心中竟有些茫然若失的感觉。“不知道,给他们打电话都没接……珍映你是怎么通知的旼泫?”裴珍映咽下口中的西瓜汁,“我打的电话,听声音感觉旼泫哥还没睡醒,但是他说他待会儿就和圣祐哥一起过来。然后再打就打不通了。”“那就奇了怪了……别真出什么事才好。”听见这话,朴志训的思维不禁飘忽到四年前说分手的情景中去。那时自己是怎么开的口?

       “连电话都不接人都找不到,我为什么还要和你这个活死人在一起耗下去……既耽误你的前程又耗费我的青春……早散早解脱。”

        思维又飘转到两年半前,pd时期短暂的和好,一个月后又分手,那时他又是怎么说的?

       
       “志训,哥已经很累了。”
        “你累我就不累吗?你压力大我压力就不大吗?还是说,你也以为我的一位是wink来的?”
        “志训你冷静点。你已经不是小孩子了,成熟点不好吗?”
         “是。成熟很好。真的,邕圣祐,真的,我和你没话聊。”

        那时他们仗着在同一组的优势在暗处接吻、拥抱、争吵,多亏姜丹尼尔被leader的身份和编舞问题整得焦头烂额,无暇顾及组内成员之间暗涛汹涌的氛围,不然也不知道他还敢不敢向好兄弟的前任下手。想到这,朴志训情不自禁地扬起嘴角。

        “想到什么这么开心?”朴志训闻声从自己的思维世界惊醒,迎面撞上了姜丹尼尔的眼眸。因为等待时间太漫长,老年line围在一起唠家常,其他的成员们都在低头拜弄手机。朴志训用余光看到朴佑镇在打游戏,而赖冠霖在逛INS,也只有对面那只萨摩耶无时无刻都在注视着自己了。

        “我想什么关你什么事?”朴志训压下从心头涌上来的暖意,故作凶狠地堵住他的话头。闻言,他颇为委屈地吸吸鼻子,鼻头一耸一耸地,朴志训仿佛看到他耸拉的毛茸茸的🐶耳朵,简直又可怜又可爱,他不由自主开口哄道,“你乖。”然后他就收获到了一张格外可爱的眯眼狗狗笑脸和其他人拒收狗粮的怒瞪。

        朴志训坦然接受了众人的怒视和身边粉肠团战友愤怒值max的肘击,掏出手机潜入自己的后援会刷动态。看自家粉丝或祝福或骄傲自己获得的大奖,偶尔还有些暖心的善意的提醒,言语里满是爱护,让朴志训犹如置身温泉,周身都暖洋洋的。直到刷到一张自己和邕圣祐的同框照。

        朴志训再度陷入自己的思维空间。

        当时自己是怎么在那么高强度的训练和激烈的竞争中与邕圣祐重归于好的?

        记忆已然有些模糊。唯一记得清楚的是自己因为wink男孩的盛名成为节目第一个百万男孩后,因各方面的因素产生了巨大的压力。在公布排名后的那天晚上,趁室友睡着独自来到楼梯间静坐。正当自己沉浸在一片孤寂的黑暗里,安全通道的门被拉开,过道的灯泄了进来。邕圣祐的脸庞因为背光而有些看不真切,但他知道是他。只有他知道自己这个被其他练习生艳羡无比的百万男孩在自己如此荣耀的时刻会如此脆弱。









       他关上了门,楼梯间再度陷入黑暗里。最开始他一言不发地陪着我沉溺在这片无声的黑暗里,照他的话来讲是“倾听着我的沉默。”很长一段时间里,我都因为这片静谧忘记了他的存在,直到他轻轻搂住了我,轻声说,

       “我爱你,依然。”

TBC

我在没更文的日子里用脑子构思了两篇文后面七八章的内容,可就是不想动手打出来

拖到今天终于忍不住了(笑)

评论(2)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