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urpleisland

不断豁然开朗

我叫金在奂(二)

        00

       “那个新生怎么样?”见黄旼泫带着一脸高深莫测的表情推开了宿舍的门,邕圣祐边看电视压腿边象征性地送去了来自舍友的关怀。

        “和我想象中的不一样。说实话,我怀疑是学校的系统出了错。他实在不像个混血种——哪怕他还没有经历龙血共鸣。”闻言,邕圣祐扑在电视剧上的心总算收回来了点,“没准他和那位大名鼎鼎的路前辈一样,看起来废材,实际上血统很能打呢?到时候再出个S级就好玩了。”

        “好玩?我看你真是看热闹不嫌事大。上一回为了争一个A级学生,狮心会和学生会就闹得不可开交了。”像是想起了什么不好的事情,黄旼泫打了个冷颤,“你忘了?当时那学生进了学生会,把志训气得三个月没理丹尼尔,然后……”邕圣祐艰难地吞了口口水,与黄旼泫确认过眼神,“然后他就每天带着一身酒气到我们这儿耍酒疯!我当初就不该去勾搭他!”

       “不怪你。谁能想到好好的一个人谈起恋爱像个神经病呢。”黄旼泫怜悯的看了邕圣祐一眼。如果早知姜丹尼尔命中的小克星会去狮心会,他想邕圣祐无论如何都不会把姜丹尼尔拉到学生会来,害人害己啊!

        “不过,‘施主’是什么意思?”

        “?”

        “果然汉语言博大精深啊!金在奂不亏是汉语毕业生!看来我对中国文化的了解程度还有待提高啊。”黄旼泫发出一番感叹后又细细琢磨起金在奂说这话时的场景,半晌,犹豫道,

        “或许,他是在夸我帅?”

        01

       “你想加入哪边?”我还沉浸在那个巧言令色的笑面狐狸把我拐骗到卡塞尔学院边丢下我不管的悲痛中——就仿佛一个黄花大闺女被人吃干抹净结果那人还不打算负责,就听见这么唐突的一声。哪边?什么鬼?原来这里还有黑社会吗?我难道一来就陷入了帮派之争吗?不是吧!

       我侧头看向说话人的位置,哦莫,脸也小小的头也小小的,哪里来的这么标致的弟弟。别问我为什么觉得他是弟弟,直觉:)

       他仿佛是看出了我的疑惑,“学长的任务已经完成了,接下来是由我带你游览校园和帮你办理入学手续等一系列琐碎的事情。”说这话时他表情凶狠的好似一只独狼,仿佛下一秒他就要突变勒索犯,我若不从就会被撕碎般。

        事实证明,我的直觉在不幸的方面往往是准的。

        02

        “这虽然是我的任务,但我为你服务是建立在你有所选择的前提下。”那小孩逼近了我,不得不说他的声音有种莫名的性感,如果不是时机不对,我都想他加入我的乐队了。

        “狮心会还是学生会?”他有些危险的眯了眯眼睛。妈妈,我不会误入邪教吧?!对不起,在奂可能无法尽孝了呜呜呜。

        “珍映,对远道而来的孩子友好些。”呜呜呜听到没臭小子,我很脆弱的好伐!我迫不及待的回首向我的救世主望去,emmm,好大一只萨摩耶。不过没关系,萨摩耶就萨摩耶吧,本塌塌向来从善如流。于是我十分乖巧的挪动步子,缓缓藏匿于这个神似萨摩耶的傻大个身后。

        “关你屁事。”我才在萨摩耶的身后站定,就听见这狼崽子口出狂言,不由升起了一种弃暗投明的自豪感。

        “优雅点珍映。要是大黄听见你这么说话,他会觉得没有教好你破腹自尽的。”打脸来得太快。绵里带刺,这萨摩耶也不是好惹的啊!

        “姜丹尼尔,你搞清楚,这是诺玛给我的任务!你还要不要点脸,巴巴着上赶着来抢人。”被称为珍映的孩子瞬间黑了脸。唉,果然还是小孩子,表情控制完全不过关啊~

         下一秒,我就被这个名叫姜丹尼尔的大型萨摩耶提到了前面来,“你看清楚,这孩子选的是我。”无法置身事外的我只得无比尴尬的打哈哈,“那什么……”“不用多说!我明白你加入学生会的决心!”

        呵呵。是我识人不清。

        才出狼窝又入虎穴。

        我叫金在奂,我是个帕波。

        03

       果然那狼小子被这傻大个激怒了,口吐狂言。还是我完全听不懂的那种。后来我才知道,那是激活言灵的龙文。

       当下我只觉得有千斤重的东西压在我的身上,让我情不自禁想跪下,还好身边的萨摩耶用手拖了我一把,但看他紧皱的眉头和额角溢出的细密汗水,可见他也不轻松。

        我的大脑一片混乱,已经开始嗡嗡作响。我甚至觉得自己的脑浆都要被挤压出来了。只听见姜丹尼尔说,“你疯了裴珍映!学校里明文规定不能使用言灵!”

       “那又怎样!”裴珍映漆黑的瞳仁隐隐可见金色闪耀,我听黄旼泫说起过,那是混血种体内龙血沸腾的表现,“是你先来挑衅我的。”

        “裴珍映!”看着姜丹尼尔的瞳仁也燃起了金色光芒,我隐约明白他也要释放言灵了。我心中大呼不好,求求两位神仙打架照顾照顾我这个凡人幼小脆弱的身心!

       像是上天听到了我恳切的祷告,下一秒,变故突生。

       04

       “言灵取消。”身后有人打了个响指,我身上的威压一瞬间全部消失,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我正想称赞姜丹尼尔的言灵给力,却见他和裴珍映同时向我身后望去。

        哦莫。好漂亮的小人儿。如果我以后的孩子能长成他的模样,天上的星星我也愿意给他摘下来!哦莫,老夫的父爱要收不住了!

        “会长。”

        “志训。”

         刚才还势不两立的人同时开口。

         “珍映,道歉。”那漂亮孩子淡淡开口,说得话却让裴珍映脸色一变。沉默半晌,裴珍映最终还是朝我微微低头说了声抱歉。

         “珍映私自使用言灵是他不对。但既然他已经道歉,还希望二位不要将这件事上升到校董那里去。”我正要开口应答,却听见身旁这只不省事的萨摩耶再次带刺开口,“私自使用言灵的怕不止裴珍映一个吧。刚刚你不也使用了戒律吗?”

        这是有多大仇!刚刚若不是这漂亮孩子使用言灵制止裴珍映的话,我就要死在这儿了好伐!还有,你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刚刚也有使用言灵的打算!

        05

       在当时以为他们之间有深仇大恨的我,在后来才知道自己错的离谱。

       是我太单纯。

       我叫金在奂,世事险恶,我想回家。

TBC

本人想象力匮乏,欢迎大家为剩下九个人的言灵提出建议(ฅ>ω<*ฅ)

没错我就是想吃白食:D

评论(2)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