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urpleisland

不断豁然开朗

豁然开朗(三)

        “我说你不会是被拿奖的喜悦冲昏了头脑,所以不得不在这喝冷风冷静吧。”黄旼泫缩缩脖子,将脸死命往围巾里埋。寒冷刺骨的江风源源不断地向他耳朵里灌,他不免有些后悔没有戴耳罩。

        “别废话。这里有酒,随你挑!”邕圣祐回头看了看,长久凝视这漆黑江面的瞳仁有些微瑟缩,他皱了皱眉头,“老哥不至于吧!这不有路灯吗,打个手电筒像狗仔似得。你如果不说话,我还以为是那个不长眼的开的闪光灯呢!”黄旼泫抽抽嘴角,瞄了眼十米开外略显昏暗的路灯,再看看身后伸手不见五指的江面,将手中的毯子向坐在江边俨然成了真正雕塑的那人抛去,“狼心狗肺的。亏我还给你带了毯子。”说着又有些料事如神的洋洋自得,“猜你就是颁奖礼后直接来的,就在礼服外裹一件大衣,我都替你觉着冷。”

        黄旼泫加快脚步走上前,差点被一个空了的啤酒罐绊一跤。那手机自带的电筒一照,沙滩上赫然倒着四个易拉罐。“赫!你长本事啦?咋不去买烧酒,敢情用啤酒充好汉。”
       
        邕圣祐眨眨眼睛,好不容易适应了黄旼泫自带的光,“不喝拉倒。”黄旼泫闻言拢了拢衣服,在他身边坐下,“不喝白不喝,就当跑腿费。”伸手在塑料袋里摸索,“对兄弟也太寒酸了吧,好歹算你的庆功宴呢!”说着拉开了易拉罐。邕圣祐白他一眼,“我总共就买了两袋香肠,给你留了一袋算是仁至义尽了。”黄旼泫无语的踹他一脚,“我谢谢您呐!”随后用嘴咬开香肠的包装袋。

        江边重新陷入寂静。

另一边。
 
        朴志训窝在姜丹尼尔怀里享受着吹发服务,“姜义建你可以去开个洗发店了。”他一面这么说,一面眯起眼睛,像一只慵懒的才出生的小奶猫。姜丹尼尔自上而下看见的就是这样的情景,心里的小人儿被萌得捶墙,太幼了!这让姜丹尼尔恍惚间产生了一种强奸幼童的罪恶感。见姜丹尼尔久久没回话,小奶猫有些不满的蹭了蹭他的手,微微抬头,那湿漉漉的眼睛便直直撞进他的眼底。姜丹尼尔呼吸一窒,视线向下,看见那孩子修长脖颈上自己留下的暧昧红痕,咽了口口水。吹风开的最低档,因此姜丹尼尔喉咙里发出的咕咚一声清晰地传入朴志训的耳朵。原本湿漉漉的眼睛故作凶狠的瞪了眼姜丹尼尔,耳朵根却是一红,甚至有向白皙小脸蔓延的趋势,“变态姜义建!”姜丹尼尔停下手中的吹风机,有些危险的笑笑,“说谁呢我们志训。”察觉到危险的小奶猫缩了缩脖子,却仍然嘴硬,“说你呢姜……唔。”在他开口的同时,姜丹尼尔扔掉了手中的吹风机,一手抬起小家伙的下巴,一手搂住他的腰,低头狠狠地吻了下去。一吻完毕,朴志训顺势完完全全躺进他怀里,就差拿他大腿当枕头。于是姜丹尼尔调整了下坐姿,以便这只小奶猫更加舒适地躺在他的大腿上。

        奶猫又在他大腿上蹭了蹭,找到一个最舒服的位子安了家,却不知那男人才歇下的某个部位又有了崛起的势头。他抬头撞进了那双满怀柔情与爱意的眼睛,一瞬间沉溺其中,无法自拔。这份爱太过纯粹,过于汹涌的爱意扑面而来,让他毫无招架之力。他突然生出一抹愧疚,他的爱从来没有与这个男人给予他的对等,这样想着,他越发承受不住这样赤裸的眼神。在这样的眼神里,他就仿佛是一座孤岛,置身于赤裸的爱潮。他偏头咬住了姜丹尼尔的腿肉,恶狠狠地,像一只害怕被主人丢弃的幼兽,急切地向主人展现自己的能力般。白嫩的地方被狠狠咬住,姜丹尼尔却没有痛呼。他仿佛察觉到朴志训情绪的波动,始终温柔的注视着他。

        如果这时朴志训能够抬头看看,他一定会被这男人眼中的深情淹没。

       在仿佛半个世纪的僵持后,那只一向缺乏安全感的幼兽,终于慢慢松口。看见他在那男人白皙的腿上留下淤紫渗血的牙痕,他眼眶一热,伸出舌头细细舔舐。最后,他抬起头,那双价值千万的美目饱含泪水,在灯光的折射下闪闪发光,让姜丹尼尔不住地想亲吻。在他俯下身前,他听见在他心尖安家的倔强小奶猫对他说,

        “我爱你。”

         江边。

         “谢谢你能来。”良久,邕圣祐又灌了一口啤酒,轻声说到。黄旼泫低低笑出声来,举起酒罐与他碰了碰,“虽然不知道你今天抽什么疯,”,灌了口啤酒又继续说,“我知道像你这样的倔家伙只会把伤心事往心里埋,我也开导不了你。但作为朋友,为你灌点冷风还是做的到的。”邕圣祐也笑起来,“知道你在埋怨我拉你受冻,走吧,请你吃烧烤。”他起身拉了黄旼泫一把,黄旼泫借力起身,“你是存心不让我上镜啊!”看着自己手机发出的越发暗淡的光,推了身前人一把,“开你的手电!我手机要没电了。”邕圣祐闻言将自己已然无法开机的手机往黄旼泫眼前一晃,身后边随即产生哀嚎。

        不顾身后的狼哭鬼嚎,邕圣祐再次在心底庄重的向黄旼泫道谢。

        他从不需要一个听他倾诉的垃圾桶,因为再亲密无间的人也做不到感同身受。

       他只是需要一个朋友安静的陪伴。

        他呼出一口寒气,顺便将困扰了他一晚的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感呼出体内。

        “别叫啦,会灌风。”

TBC

今天的神仙超甜啊!!!
所以我决定要做一个既甜又治愈的写手!
踩着今天的尾巴,端午节快乐!

        

评论

热度(32)